bla

我又要离开家了,这个暑假的第三次。只是这次没法盼着半个月后再回来,又得面对开学一堆烦心事,心情就有些不同。

从黄山回来后,天气骤然由炎热转为不用开空调的凉爽。家里整日整夜都开着门窗,放进来小区里一点人声和蝉鸣。此前那种每天闷在只剩空调声的房间里与世隔绝的日子算是告一段落。其实本来是能再待上两三天的,因为旅游前过着每天什么都不干飞速长胖的日子实在难受,又抱有回校能做一点科研的幻想(现在看来,整个暑假都想着“下次回来做”,直到昨天和同组同学通气,才认清了绝对是做不了并且开学要跑路的事实),才订了提前回去的车票。现在这样的天气,今天看完的书,倒是让人后悔了。一点都没有岁月虚度的惆怅,只想在开学来临前这放弃挣扎的舒服日子里多留一会儿。因为我的头脑半个月以来前所未有地清醒、渴望接受点什么,看山看水看书看画,懒得想,却知道心里已经留下痕迹了,这样就很好。

我在这里细想是为什么,大概是因为这几天是真的闲,又不打算做任何事,不像之前守着微信炸弹,苟着文献却一天最多读半个小时的日子。瘫在沙发上,看休假中的我爸不停地处理响起来的手机,效仿着对付我的微信,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回北京再说,开学再说啦。

检查衣柜里是不是还有要带走的衣服,结果,我坐在衣柜前的地板上直到现在,直到我终于开始我原本想谈的话题。衣柜下层搁着的是去年这时候搬家运来的东西,大部分装在盒子里,用胶带缠好,从此就再也没打开看过了。空白的本子,是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价签没撕掉的香薰,是初中时痞里痞气被我推得远远的男生毕业时还我历史书一并捎上的(我的技能一:一定要做到让别人讨厌我为止)。它原本被我放在装芭比娃娃的抽屉里,与初三暑假买的神夏的书、高一平安夜收到的巧克力一起藏了三年。

我还是想接着列举我打开一个盒子后的所见:高三买的Yuri on ICE!!!的徽章,小学初中买的印章印泥,装在盒子里,一个朋友刻的摄魂怪的橡皮章,一个朋友送的Sherlock的橡皮章,一个朋友带给我的221B Baker Street的火柴。同一个朋友,从另一次旅程回来,带给我小天狼星的魔杖。刚才打开了包装拿在手里,感受着重量…我都该从霍格沃茨毕业一年了,但是这没有发生,发生了其他的,留下这些我能触摸的东西。即使一年里只把它们拿在手里一次,我也该留着,提醒我无暇去回忆的昔日时光是真的存在过。

好多过去的镜头从我眼前闪过,给我一种想讲故事的冲动。但是不了,它们在回忆里很安全,不是不写下来就会消失的东西,“给我一种想讲故事的冲动”是。

唉,不想离开啊。有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已经学会不去想让自己难受的事情,比如现在,我阻止关于冬天的句子在我脑子里形成。我去想好的事,比如我知道,明天夜里去阳台晾衣服时,我又会因为夜晚的空气感到快乐,这就足以宽慰我。

评论
热度(3)
©b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