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Summer11

周二满课,积分积不出来。

周三因为拿了两个快递,书包里顿时三本数学书和一本巨厚的(从桌子上拿起来时甚至感到迷之骄傲的)CSAPP,明天除了早课以外还是满课。突然得知后天早课就要免修考试的噩耗_(´ཀ`」 ∠)_ 一开学就要速成是什么鬼啊哭哭哭。感觉要是真的能在考试前把400页的书看完,估计也能对这学期的这些大厚书建立起一点信心。


真实厌学_(´ཀ`」 ∠)_

千字忏悔+退组信得到了回复,“连退出信都写得这么认真,这个是你非常大的优势之一。”真是温柔一击啊QAAAAQ 一面因为事情处理完了而心安下来,一面觉得更加愧疚了哭哭。老胡soooooo nice

原本觉得写这封邮件会是很困难的事,不过一旦抛弃套话开始真情实感地写了,事情好像就变得容易,唯一难的就是把我想传递的感情fit进语言这个筛子里。发完之后也没有预想中的惴惴不安等回复(Gmail大概是没开起来qwq 其实回复应该昨天下午就到了)…诶,我难道变正常了吗?感觉应该也不是,只是和人关系近了之后会不那么紧张吧。  

Anyway, 学期开始前的事情(虽然只有一两件),算是大致处理完了。这三天完全是寝室瘫。军训的后遗症让我甚至白天也瘫在床上。内心既平静又完全没做好开学的准备,可能是关情绪的时候一下子把所有引起紧张的情绪全关了qwq


Imagine that your brain is made of tiny boxes, then find the box that's gay and CRUSH IT!


啊,感觉不受人影响实在是太难了QAQ 但是我立志在这里绝对不要为了靠近什么形象而斟词酌句(反正斟酌了也靠近不了hhhhh)可是,说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比如现在我知道选了公开发表,就一定会有人看到,所以为什么要让人看到呢,大概是因为这像宣言或者保证一样。


昨天在看(应当在上个学期某个周末看的,而且根据勾画痕迹来看确实看过了的)某章美国历史,看到摩门教我想,你堆了这么多音乐剧不看,却动辄玩几个小时手机,为什么呢?于是晚上就去看摩门经了。实在是无下限得可怕,使我在寝室里发出了傻子般的笑声。每次看…看任何我觉得该有个中心思想的作品(啊,好奇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决定一个东西是否该有中心思想的),我都完全无法确定它是什么。这不是说在几种主题中选,而是在正反两个方向上选,感觉超级药丸。不过又正又反也没什么毛病。创作这个过程到我这个观众身上才算是结束了,所以我读到什么就是什么吧QAQ 尽管通常会发生的事是,我去网上找别人的评论,就像找参考答案一样,也像我每次写通选论文一样,我觉得我没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理不清自己的想法。但是我觉得OK啦,我是有感觉的,只是它们没有重要到成为什么想法。


嗯,总之抛开中心思想不谈,有一首曲子大意是“关掉它”。这好接近我这几天的感受QAQ 我有时候能做出胆怯的我做不出的事情,因为我某种程度上好像把我的恐惧也好忧虑也好关掉了。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好不好啊QAQ 虽然是负面的情绪,但是也不应该就这么关掉了…QAQ 真不知道这是和忧虑说再见了还是走上了邪路… 现在我努力关的就是“有人在看,你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道,还不把这个东西发成仅自己可见,这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仔细想想,其实没事我都不会仅自己可见,除非要涉及到对很具体的人的感受,于是我的lft就写得仿佛我身边没有生活着任何人一样。请记住,朋友们(if any),虽然我几乎不写,但是你们永远在我心中!)


好困,明明立志早睡(并坚持了一天)的,结果睡眠时间还是以每天一小时的速度在往后延。还是就到这里吧(´⌣`ʃƪ) 

社恐的末日已经来临…问题是我同时又好菜啊QAAAAAAQ 加倍的“不我不属于这里”,想变成透明的QAQ

我又要离开家了,这个暑假的第三次。只是这次没法盼着半个月后再回来,又得面对开学一堆烦心事,心情就有些不同。

从黄山回来后,天气骤然由炎热转为不用开空调的凉爽。家里整日整夜都开着门窗,放进来小区里一点人声和蝉鸣。此前那种每天闷在只剩空调声的房间里与世隔绝的日子算是告一段落。其实本来是能再待上两三天的,因为旅游前过着每天什么都不干飞速长胖的日子实在难受,又抱有回校能做一点科研的幻想(现在看来,整个暑假都想着“下次回来做”,直到昨天和同组同学通气,才认清了绝对是做不了并且开学要跑路的事实),才订了提前回去的车票。现在这样的天气,今天看完的书,倒是让人后悔了。一点都没有岁月虚度的惆怅,只想在开学来临前这放弃挣扎的舒服日子里多留一会儿。因为我的头脑半个月以来前所未有地清醒、渴望接受点什么,看山看水看书看画,懒得想,却知道心里已经留下痕迹了,这样就很好。

我在这里细想是为什么,大概是因为这几天是真的闲,又不打算做任何事,不像之前守着微信炸弹,苟着文献却一天最多读半个小时的日子。瘫在沙发上,看休假中的我爸不停地处理响起来的手机,效仿着对付我的微信,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回北京再说,开学再说啦。

检查衣柜里是不是还有要带走的衣服,结果,我坐在衣柜前的地板上直到现在,直到我终于开始我原本想谈的话题。衣柜下层搁着的是去年这时候搬家运来的东西,大部分装在盒子里,用胶带缠好,从此就再也没打开看过了。空白的本子,是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价签没撕掉的香薰,是初中时痞里痞气被我推得远远的男生毕业时还我历史书一并捎上的(我的技能一:一定要做到让别人讨厌我为止)。它原本被我放在装芭比娃娃的抽屉里,与初三暑假买的神夏的书、高一平安夜收到的巧克力一起藏了三年。

我还是想接着列举我打开一个盒子后的所见:高三买的Yuri on ICE!!!的徽章,小学初中买的印章印泥,装在盒子里,一个朋友刻的摄魂怪的橡皮章,一个朋友送的Sherlock的橡皮章,一个朋友带给我的221B Baker Street的火柴。同一个朋友,从另一次旅程回来,带给我小天狼星的魔杖。刚才打开了包装拿在手里,感受着重量…我都该从霍格沃茨毕业一年了,但是这没有发生,发生了其他的,留下这些我能触摸的东西。即使一年里只把它们拿在手里一次,我也该留着,提醒我无暇去回忆的昔日时光是真的存在过。

好多过去的镜头从我眼前闪过,给我一种想讲故事的冲动。但是不了,它们在回忆里很安全,不是不写下来就会消失的东西,“给我一种想讲故事的冲动”是。

唉,不想离开啊。有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已经学会不去想让自己难受的事情,比如现在,我阻止关于冬天的句子在我脑子里形成。我去想好的事,比如我知道,明天夜里去阳台晾衣服时,我又会因为夜晚的空气感到快乐,这就足以宽慰我。

An informed, engaged, and productive citizen of the world.

在一个凉快的傍晚旅游归来。说着“我去收行李”然后在地板上坐到窗外夜幕降临,感觉超幸福。
甚至有点后悔要提早回校,不过看到接下来又要变热的天气,心理平衡了一点。
哇啊要是寝室里有可以一头往上倒的床和可以坐的地板就好了,只是我也会同时变得加倍废,还是算了。

唉,在家里过pang于de颓tai废kuai居然想回学校了QAQ 每一天都在浑浑噩噩地长胖中度过,需要有人把我从这遥远的郊区抓出去玩qwq

努力地斗争着我的社恐…交不上那么多朋友我无所谓了,热闹是他们的就是他们的吧qwq 我只想,别影响到正常工作QAQ 虽然还是看着微信就像看着一个炸弹一样,但是但是,假装自己有一点点改善。

昨天接了社里的一个活,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几年没有做过类似这样需要联系别人收东西的工作了,感觉自己药丸QAQ relax relax everything's going to be fine

©HalfSummer11 | Powered by LOFTER